最新资讯
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最新资讯 >

晨读 - 遇见书,看见光

更新时间:2020-03-21 点击数:

晨读 | 遇见书,看见光

牛牛手游下载

我爱读书,无事总爱翻书。


  在我看来,读书,是一种个性化的心智活动。进入阅读,就意味着进入了与古今中外名人大家交流情感、互动共鸣的精神境界了。这时候,最期盼的事儿不是快点儿读完,而是不被人打扰。一个人,静静地阅读,美美地享受。


  现代社会,生活节奏不断加快,世界变得日新月异,世事纷扰,一颗心好像被吊在空中的虫子,七上八下,老不踏实。这样的生活于一个喜欢齐整日子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活受罪。在此过程中,消解迷茫和困惑的就只有阅读了。


  下班回家,靠在床上或坐于案前,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,心无旁骛地翻看,没有任何负累。闲闲地看过去,时光就在这样的静谧氛围里放大,拉长,变慢。天地悠悠,人生的美好,尽在其中,“心存智慧,自带光亮”,这样的日子无疑会令人感到幸福。


至尊炸金花

  说起来,文字这东西,真是奇妙,带着诱人的香气。不同的排列组合,总会生发无限生机,无限趣味。在我看来,书籍是枯藤老树,是陈年老酒,是古屋墙皮,用岁月漂洗过的双眼去读,用已然沉静的心去读,方才愈发懂得它的味道。


  我喜欢阅读始于高中时代。那时候,我住校,一学期也回不了几次家。每逢周末,别人都回家了,我又不愿逛街,于是就窝在宿舍里看书。时间久了,就形成了爱读书的习惯。大学几年,学校图书馆那一排青色的瓦房前留下了我驻足留恋的身影。这样的状态一直陪伴着我。我觉得,读书如同吃饭,书籍就是我的精神食粮,因为阅读,我才觉得充实;因为书,我仿佛看见了光。


  也因此,我喜欢上了夜读。夜幕降临,关上门户,把自己放逐在读书天地里,那种喜悦、那种满足,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晋人陶渊明弃官归隐,躲开纷扰和羁绊,居于山林,得返自然,纵情山水,成就一代旷世奇才。那样的境遇,对于一般人而言,终其一生,怕是想也不能想的。


  如是想着,还是“有闲且去读书易,世事莫若吃饭难”啊。吃饭,是为了生存。鲁迅先生说:“第一是吃饭,第二是发展。”读书,则是为了更好地活着。两者相比,读书更为难受,且不说囊萤映雪悬梁刺股,单是“一篇读罢头飞雪”的困惑和凄凉,便真够让人受的。


  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、法学家孟德斯鸠说过真人麻将下载:“读书对于我来说是驱散生活中的不愉快的最好手段,没有一种苦恼是读书所不能驱散的。”


  每每想到这些,我总会把自己埋进书海里,在阅读的快慰中享受着人生,也在这样的阅读体验中完满着自己的人生。


  近期看了不少书,也有一些旧杂志,其中有一本《当代》,是2005年的第三期。上面有许多短文章,写得大气,元气鲜活,读之神清气爽。张楚的《人人都说我爱你》写得很冷。世界本身光怪陆离,生活因此才五光十色,光彩耀人。此张楚,非彼唱歌的张楚,乃作家张楚。再看李国文《总为从前作诗苦》,不愧大家手笔,将李白和杜甫这两个才子的故事写得凄婉动人,两种性格,别样人生。程绍国《鸿雁存影》,让人看见了茅盾、沈从文、老舍等文坛前辈鲜为人知的一面,好看,也有趣。


  写到这里,我想起一件与自己有关的往事。那一年,我读高中,写了一篇随笔《读书是福》,投稿给《写作导报》。编辑大概考虑到读者群为中学生,就大砍大删了一些文字,我当时很气恼,给总编李景阳先生去信质问,李先生倒是很客气,回信同我交流,谈了他的看法,情真意切,语重心长,尤其是那一手娟秀的楷书,让我对李先生肃然起敬。


  人活着揪心事儿真不少,烦了,且去看书,书可以使人忘却烦恼,带你走进光亮。(胡忠伟)


上一篇:鲁迅:“汉字不死,中国不兴”,鲁迅为啥要废

下一篇:为了培养高情商孩子,低情商妈妈的自我救赎